佛山:有一种精神叫陶瓷

发布时间 2021-11-22

  智慧安保大型活动指挥平台图于未!潭洲陶瓷会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佛山的表演,无论是参展企业数量、布展水平还是品牌影响,佛山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受疫情影响,这次展会一波三折,开幕那天,佛山又大雨如注,但无论多大的曲折,最终都没能阻挡佛山陶瓷人风雨兼程的脚步。为期五天的展览,潭洲国际会展中心可谓品牌尽出、群贤毕至、客商云集,最引人瞩目的风景是佛山陶瓷精英携手登台、整齐亮相——正是这样的精诚团结,才有了潭洲陶瓷展的风光无限。

  佛山制造的门类很多,但提起佛山人们首先想起陶瓷,或者说人们想起陶瓷,必然想起佛山。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建材市场上,凡是标有“佛山瓷砖”的卖场,尽管价格比别的产品要高,但人流量肯定比别的地方要旺。陶瓷和一座城市的关系如此紧密,放眼全球,也找不到一座可以和佛山比肩的城市。

  佛山成为世界级陶瓷重镇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陶瓷世界的西方列强始终防范甚至围堵佛山,从意大利博洛尼亚陶瓷展到西班牙瓦伦西亚陶瓷展,让佛山陶瓷人难堪和屈辱的事情屡屡发生。西方人的傲慢很大程度是建立在这样的优越感上——中国人办不了这样的陶瓷展会。很多年前,佛山就开始奋起反击,先后举办一系列陶瓷会展,佛山陶瓷逐渐从全国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向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展贸集散地转变。真正的转折是潭洲国际会展中心的出现。这座规模雄伟的展馆让佛山陶瓷历史性拥有了鹰击长空的舞台,以此作为主场的潭洲陶瓷会展拉开了佛山陶瓷会展从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到战略反攻的磅礴大幕。2021佛山潭洲陶瓷展是一场意义深远的决战,未来的历史一定会记住:世界陶瓷会展的变局从这里发生、格局从这里改写。

  佛山是一座低调的城市,有好事不喜欢张扬。这座城市有很多的富豪,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不喜欢抛头露面。但事情总有例外:魁奇路上有一座天桥,上面有四个非常醒目的大字——“南国陶都”。

  佛山的历史很长,但明朝之前的佛山基本上没有在中国历史典籍上留下什么记载。到了清朝时期,突然有了“石湾瓦甲天下”的美名,凭借技艺精良、享誉神州的日用陶瓷制品,佛山拿到了“南国陶都”的封号。从那时开始,这面迎风招展的旗帜一直飘扬到今天。陶瓷是佛山制造的源头,一座制造业名城就是从石湾熊熊的火光中启程的。

  佛山陶瓷行业是一个很大的江湖,既有桃园结义的传说,也有剑拔弩张的恩怨。太多的利益矛盾、太重的心结纠缠,让为数众多的佛山陶瓷老板很难聚在一起喝一道早茶。我注意到一个现象:凡是南风古灶有重大活动,佛山的陶瓷大佬都会前往捧场,南风古灶是佛山陶瓷的“祖庙”,这种地位大家都认,这份敬畏大家都有。

  南风古灶五百多年窑火不灭,是当今世界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龙窑,它见证了佛山陶瓷筚路蓝缕的风雨历程。这座明朝正德年间兴建的龙窑边上有一棵榕树。这棵树尽管数百年来站在1000OC高温的龙窑旁,却依然枝繁叶茂、高大雄伟。说它是一棵神树,不如说它是佛山陶瓷的象征,有着不可想象的强大生命力。

  因为陶瓷,世界开始关注佛山。南风古灶的火焰,不仅点燃了佛山陶瓷的历史,也带来了佛山铸造的历史性出场:佛山铁锅漂洋过海、名满天下;佛山大炮镇守中国的万里海疆……知名学者罗一星最近出版了一本写明清佛山的畅销书,书名就叫《帝国铁都》。

  陶瓷业、铸造业的兴旺发达,让佛山跻身明清时期中国“四大名镇”行列,与北京、苏州、汉口并列为当时中国商业最繁华的“天下四大聚”之一。所谓“四大名镇”“四大聚”,其实就是明清时期中国的一线城市,就是今天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南风古灶旁边有一座苍老的建筑,它曾经是佛山陶瓷集团的总部。这家曾经威风八面的国有企业尽管已经雨打风吹去,但它对世界建筑陶瓷的杰出贡献必将彪炳史册、光耀千秋。

  佛陶集团是中国陶瓷行业第一家企业集团,也是全国最大的建陶生产企业,是佛山乃至中国现代陶瓷工业的摇篮。佛山第一件陶瓷卫生洁具、第一片釉面砖、第一片彩釉砖、第一片耐磨砖、第一片抛光砖、第一块马赛克、第一片外墙砖、第一片广场砖……无一不是佛陶集团最先研制生产出来的。二十世纪80年代处于鼎盛时期的佛陶集团是佛山制造最亮丽的名片,是全国建陶企业奉若神明的标兵和典范。

  佛陶集团是佛山建筑陶瓷的“黄埔军校”,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也直接或间接扶持了一大批民营建陶企业,今日佛山有影响的陶瓷企业,它们的掌门人大多拥有佛陶集团的背景。佛陶集团点燃了很多人的创业梦想,当小小的石湾无法容纳更多的企业,众多心怀建陶梦想的人们将目光投向一河之隔的南庄,纷纷在那里投资建厂。寂寂无闻的南庄借此异军突起,登上“世界建陶第一镇”的宝座。

  曾经执掌佛陶集团很长时间的周棣华是中国建陶行业一个标志性人物。1981年他率领由8名工人、技术员、管理层组成的考察团奔赴意大利、西班牙。在为期一个月的考察中,他们白天参观,晚上在旅馆凭记忆将工艺路线、草图绘制记录下来。这次考察,让周棣华看到了中国陶瓷工业与国际先进同行的巨大差距,也激起了他对标世界、奋力追赶的巨大决心。1982年,周棣华带着两吨石湾使用的陶瓷原料再次来到意大利,把本地原料放进意大利的生产线上实验,结果生产出来的彩釉砖很成功。周棣华下定决心:从意大利引进中国内地首条彩釉砖自动生产线万美元的巨额外费从哪里来?周棣华想出了一个主意:由港商为生产线付钱,石湾用生产出来的产品还债——这就是补偿贸易。

  1984年10月,我国首条从国外引进的彩釉砖生产线在石湾点火试产成功,中国建陶工业从佛山翻开了新的一页。1993年,中国建陶产量首次超过意大利、西班牙,坐上了世界建陶产量的头把交椅,并牢牢地占据着这个席位。现在可以这样说了:如果没有昔日的佛陶集团,就不会有今日如此强盛的中国建陶大业。

  周棣华早已功成身退,今天他走进哪家陶瓷企业,都享有座上宾的待遇,“后浪”们见到他,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老板”或者“师傅”……

  作为佛山制造的鼻祖,佛山陶瓷走过最长的路,也受过最多的苦。但风雨之中,他们始终砥砺奋进、昂首前行,有一股特别的劲。

  和很多行业一样,佛山陶瓷的黄金时代很大程度是靠引进国外先进生产线迎来的。放眼全国更是如此,中国各大陶瓷产区每年都要花大量外汇进口国外的陶瓷机械设备。面对西方列强在中国建陶市场上的“横行霸道”,中国建陶企业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国产陶瓷机械企业也只能吃到一点残羹剩菜。

  被掐脖子的滋味不好受。中国陶瓷机械装备制造的反击战率先从佛山打响:佛陶集团属下的力泰公司率先发力,瞄准建陶生产最为关键的设备——全自动液压压砖机进行一系列技术攻关,最终攻克了这一壁垒。雄姿英发的科达机械紧随其后,于1993年自主研制出中国第一台陶瓷磨边机、第一台抛光机,一直被国外垄断的抛光生产线年,科达更是出彩,开发生产出国内最大吨位的全自动液压压砖机,一举终结了“洋压机”独步市场的历史,中国建陶装备从此进入了全面国产化时代。2002年,科达机电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陶机装备领域的龙头企业。与此同时,从科达独立出来的奔朗公司迅猛发展,成为世界陶瓷模具领域的佼佼者。今天的佛山,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陶机装备生产基地,有一条世界级的产业链条。

  2001年,中国加入WTO,中国建陶行业发展走到了“风口”上。在随后的四年时间里,中国建陶出口量一路攀升,先后超越巴西、土耳其、西班牙、意大利,2005年跃居建筑陶瓷出口量世界第一,从此确立了世界建陶制造中心和出口大国的地位。功不可没的当然是佛山。

  格局的改变,引发剧烈的震荡。2001年,印度对中国打响建筑陶瓷反倾销第一枪,首要目标就是佛山。韩国、泰国、欧盟、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美国等40个国家和地区随后同时行动。

  那时的中国还没有应对反倾销调查的经验,是佛山企业边学边打,沉着应战,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佛山陶瓷已经出现全球布局的态势,在“走出去”的中国陶瓷企业中,科达又一次走在前面,陆续在肯尼亚、加纳、坦桑尼亚、塞内加尔、赞比亚等国合资建设陶瓷厂,在非洲大陆上有超过3000个销售网点。

  佛山最早的名字叫忠义乡,佛山企业家对乡土家园和实体经济的忠诚和信仰,很好地诠释了这个地名。萧华就是一个杰出代表。

  萧华是靠做窑炉起家的,曾经有“窑炉大王”的美誉。上世纪80年代初期,佛山率先引进国外陶瓷生产设备,高昂的费用让很多厂家苦不堪言。时任一家五金厂厂长的萧华决定投身国产窑炉的自主研发与改造之中。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异想天开的事情,等着看萧华的笑话。没想到萧华居然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经历了一年多的反复试验,萧华和他的团队终于研制出国内第一台新型辊道窑炉,引发巨大轰动。

  2007年4月,蒙娜丽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告建成国内第一条陶瓷薄板生产线,中国陶瓷的薄板革命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19年12月,蒙娜丽莎又一次走进北京人民大会堂发布新产品,业界公认蒙娜丽莎是国际陶瓷大板的领跑者。

  萧华说:“创新是我们的性格”。知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非常欣赏这样的萧华:产品质量上从不打折扣,宁愿少赚钱、不赚钱,也要坚守质量的红线。他把蒙娜丽莎的质量追求提炼为佛山制造一条很重要的“战法”:让价不让质。

  2017年6月19日,佛山市委、市政府授予蒙娜丽莎集团董事长萧华等一批企业家“佛山·大城企业家”荣誉称号。那一天,佛山也正式宣告:要让企业家精神与工匠精神交相辉映、相得益彰、深度融合,共同成为照亮佛山现代工业文明之路的“双子灯塔”。如此旗帜鲜明的价值主张,不就是一座以制造业为根和魂的城市呼唤更多的“萧华”吗?

  石湾有一座“中国陶瓷城”,这是佛山唯一以“中国”的冠名的卖场。佛山还有中国陶瓷行业唯一公开发行的报纸《陶城报》,它是观察中国陶瓷产业发展动向的风向标和晴雨表。佛山是中国最大的陶瓷基地、有全国最多的陶瓷品牌、有全国最丰富的陶瓷发展资讯,也输出中国一流的陶瓷商业理论,只是后者鲜为人知。

  1992年,鲍杰军从瓷都景德镇来到陶都佛山,从一位大学教师转型为广东佛陶集团的工程师。他和同伴白手起家,打造了我国陶瓷装备界第一家上市的龙头企业——科达机电;独立设计了我国第一台磨边机、第一台抛光机、第一台大吨位压机。鲍杰军既是一位有突出贡献的技术专家,也是一位有广泛影响力的佛山企业家,更是一位功力深厚的陶瓷理论家。

  鲍杰军善于立功,也善于立言。他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先读清华大学的MBA,再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学位,2009年又获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凭借丰富的企业经验、扎实的学术功底,他写下多本反响很大的学术著作。知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说,鲍杰军是中国建陶行业中“最具创新思维的企业家之一”。在给鲍杰军学术专著《中国智式》作序的时候,厉以宁认为这是“一部行业研究的开山之作”。作为全国经济学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厉以宁先生的评价是很有分量的。

  2016年10月,鲍杰军在佛山创办了归然书院,他的全部动机是帮助老板成为企业家,持正念、走正道,“求真固本,立诚守正”。周其仁教授说佛山很需要基于企业家的教授,鲍杰军全力以赴做好这件大事。以民营经济、实体经济闻名全国的佛山,完全可以拥有一所具有全国影响、基于企业家教育的书院,而鲍杰军的努力也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前景:来自全国11个省市的学员纷至沓来,他们中大多是慕名而来的陶瓷行业老板,归然书院正在从佛山的书院蝶变为全国性书院。

  在佛山,比鲍杰军有钱的企业家很多,但像鲍杰军这样著书立说、传道解惑的企业家不多。有这样的“鲍杰军现象”,不能不说是佛山陶瓷领域给佛山作出的又一个重要贡献。有人说务实的佛山人“只会生孩子、不会起名字”,有人说佛山人“有脚踏实地的本事、缺少仰望星空的能力”。在鲍杰军面前,这样的传言将不攻自破。

  今年的佛山潭洲陶瓷展有一场特别的活动:景德镇陶瓷大学佛山校友会之夜。这是一所大学对一座城市的深情,也是一座城市对一所大学的谢意。

  景德镇陶瓷大学在佛山有一万多名校友,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企业家、工程师、管理者。任何一家佛山陶瓷企业,几乎都有景德镇陶瓷大学的校友;佛山陶瓷行业的知名企业家中,景德镇陶瓷大学毕业的校友最多,比如卢勤、鲍杰军、尹虹、徐平、谢岳荣、何乾、李志林、李强、黄建起……他们几乎占据了陶瓷佛山的一半,深刻地影响了佛山陶瓷产业的昨天和今天,也在塑造佛山陶瓷产业的远方和未来。从影响佛山产业发展这个角度而言,没有一所大学的贡献可以和景德镇陶瓷大学比肩。

  这是一个让瓷都和陶都水乳交融的夜晚,我为一所大学和一座城市的互动感动。置身那样的场景,我看到了佛山陶瓷发展壮大的底层逻辑,也感悟出一座万亿城市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秘密: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城市,海纳百川,有容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