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el 李琦:全球再生铜供需新主题――远水不解

发布时间 2021-11-24

  2021年废铜贸易量显著增长,尤其表现在美国与中国的再生铜供需增长。短期来看,铜价高位促进了全球废铜的释放以及废铜经济性的提升,居家办公及美国民众收入的增加带来集中性的家电更新换代,经济复苏带来废铜回收与加工活动的活跃。中长期而言,美国基建重启与中国废铜回收周期的到来意味着废铜供应将在今后十年出现显著增加;同时,碳中和政策愿景将增加全球废旧金属利用以减少碳排放;此外,增加废旧金属的本土回收与利用将会对全球废铜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然而,短期来看,废铜供应仍面临诸多问题:一是欧盟固体废物运输及出口控制政策的实施的可能性将令全球废铜供应面临总量宽裕但区域性结构短缺;二是作为中国重要废铜直接供应国的马来西亚随着废铜进口政策的趋严而面临着原有拆解和加工产能面临“无米之炊“,若短期没有其他国家承接马来西亚作为废铜中转国的角色,中国废铜/冷料供应将面临短期紧缺;另外,由于上半年价格高位,全球废铜库存释放,目前面临低库存格局;再者,此前收窄的精废价差因近期电解铜升水高企,精铜制杆加工费高位而再度扩大,中国废铜使用偏好的再度升温将加剧再生铜短期供应偏紧格局。

  2021年全球经济和生产的复苏带来需求复苏的同时,全球废铜贸易量也出现了显著增长,虽然物流干扰、海运费高企与普遍出现的压港现象对全球物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废铜贸易量同比增加29%以上,增加量达100万吨。废铜贸易量显著增加的背后,其中中国贡献了57万吨的贸易增量。价格是废铜短期供应的主要因素,铜价高位促进了全球废铜的释放以及废铜经济性的提升。此外,疫情引发一系列的报废物资,美国基建“重建”带来废旧金属的产生,居家办公及美国民众收入的增加带来集中性的家电更新换代,经济复苏带来废铜回收与加工活动的活跃。

  2021年美国废铜供应与需求同步增长,据USGS数据显示,2021年1-4月美国废铜消费同比增加8%。2021年1-4月美国出口废铜28.2万吨,年化同比增速为9%。欧洲也是全球主要的废铜供应国,年废铜出口达100万吨,出口至中国的量超过20万吨。今年以来,由于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欧洲废铜与废铝出口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1-9月中国进口废铜100万吨金属量,同比增长85%(约45万吨铜金属量),其中上半年增长显著。去年废铜政策不明朗带来低基数、铜价高涨、冶炼产出和铜杆产出增长、上半年铜精矿供应偏紧、精废价差持续利于废铜使用、以及精炼铜进口下降而铜元素进口在稳定需求下需有其他形式的进口作为补充是导致今年废铜进口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

  2021年中国废铜进口呈现四个特征:除了上文提到的总量增加显著外,第二个特征是前高后低,上半年增长显著,下半年在精废价差转弱甚至倒挂的背景下的废铜需求转弱,以及物流在疫情影响下受到干扰,到货及报关下降;三是从各个主要进口来源国的废铜进口都出现了增长趋势,尤其是从北美和南美的进口增量显著,主要因铜价高涨刺激废铜释放以及美国经济复苏;四是南方进口废铜增速显著高于传统的东部地区,主要因南方新增冶炼和铜杆产能较大,以及今年东部部分地区进口政策更加严格等因素。

  2021年铜冶炼原料中冷料使用占比增加显著。根据Mysteel铜矿团队统计,今年10月份中国冶炼企业铜精矿消耗量为600万吨铜当量,同时,1-10月电解铜产量为848万吨,意味着在铜冶炼中冷料使用量约248万吨,冷料占比29%,而这其中,根据Mysteel电解铜团队统计,1-10月国内再生铜炼铜(利用废铜冶炼精炼铜)产量为96万吨,占铜产量的11.7%,较上一年同期的153万吨(18.7%)减少7%,即57万吨,说明了外购粗铜/阳极板使用的增加。

  以上数据意味着,由于中国废铜新政的启动,中国冷料进口经历了低品位废铜→高品位废铜→粗铜/阳极板的逐渐转变。今年的粗铜/阳极板进口显著增长,粗铜加工费再上半年创多年新高。

  粗铜与阳极板的加工主要发生在东南亚国家,由于中国进口整的改变,非洲以及东南亚部分国家将废铜加工成粗铜后出口至中国。

  粗铜供应与使用的增加特体现在粗铜加工费上,今年国产粗铜加工费与进口粗铜加工费在上半年都创出了5年新高。

  上文提到,冶炼产出和铜杆产出增长以及精废价差持续利于废铜使用,从铜杆产量可以看出,二季度再生铜制杆增量显著增长,直至8月份才出现同比下降,同时,精铜制杆增量在8月份提高显著。

  由于整体电解铜库存低位,废铜供应在调节供需平衡中的作用日趋明显,6月后国内废铜供应收缩,电解铜从累库转向去库转变。

  我们在第一部分提到,价格是废铜短期供应主要因素。同时,废铜也通常作为铜基本面的调节器,在铜矿及金属供应紧张时释放增加,缓解供应压力;反过来,在铜矿与金属供应充裕时,废铜经济性下降,废铜供应商销售意愿下降,导致供应下降,并最终实现平衡。

  根据Mysteel废铜团队近期调研《Mysteel调研:再生铜需求向上,库存向下》显示,今年再生铜企业订单普遍好于去年,多数企业订单增量在10%以上,再生铜需求较大,场内废铜现货库存较少,海外再生铜原材料采购趋难。即:高铜价刺激下废铜库存的释放意味着当前废铜库存的低位;加之新能源新基建领域的需求增长预期,被调研企业普遍看好铜市场,Mysteel废铜团队本次调研的七家企业中有两家企业计划明年新增产能并增加产量。

  自2017年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以来,中国废铜及废铝等废旧金属进口政策历经几次变革、优化,实现了进口原料结构的不断优化、高质化、规范化和环保化,同时也在一定程度商缓解了废铜供应紧张的格局。

  新法规对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护环境免受有害物的污染,确保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模式。此后,在中国实施更严格的环境立法标准后,全球各国也纷纷进行了进口变更和优化。如印尼和马来西亚两国提高进口废旧金属纯度标准,降低杂质含量等等;泰国已禁止从国外进口废旧电器、电子零部件、金属残片等电子垃圾,并从2021年开始完全禁止从国外进口塑料废品;韩国于2020年底宣布计划通过减少塑料产品的产量和提高回收率来减少塑料垃圾;澳大利亚于2021年初通过《2020年回收利用和减少废品法案》等等。各国一系列政策中,环保是主要的基调,而增加国内循环利用、加强内循环是未来趋势。

  在中国收紧废铜进口政策后,马来西亚是重要的废铜中转国,低品位废铜通过流转到马来西亚,拆解处理成高品位废铜并转出口至中国。中国从马来西亚的废铜进口从2016年的5%上升至2019年的18%。2021年上半马来西亚共进口了18.97万吨废铜,经过加工后出口了3.28万吨高品位废铜,其余以铜锭或者粗铜等方式出口,大部分销往中国。

  而马来西亚准备在11月后收紧允许进口的废金属标准,要求进口的废铜金属含量至少达94.75%,固体黑色金属含量不超过5.0%,非金属废料的含量不超过0.25%,电路板或电子废料含量不超过0%。新标准对铜金属量的要求严格程度,与中国的再生铜原料标准相差无几,这意味着马来西亚回收企业将无法引进低品位废铜。这将导致其作为全球废铜中转国的角色弱化。

  印尼贸易部2021年7月份正式确认,进口可回收商品在装运前必须在原产国进行检验,预检杂质含量不得超过2%,否则将被拒收,9月生效,2%的杂质上限两年后将调整为0.5%。早前印尼曾优化废铜进口新规,只允许直接从废铜供应商发货,而不能通过其他国家转运,出口商需是出口商名列中的企业,这样出口企业得以被认证,并且原产地和出口商所在地必须一致。货代或者贸易商不允许进行进出口,只有加工企业具有卖货或者出口资质。新规也对进出口企业设置了准入规定,目前暂不明确哪些企业具备资质,此外,政策规定,废铜必须是干净无杂质,体现政府对污染零容忍的政策。

  印度在2021年10月份提出新的废铜回收利用和进口政策建议。希望加强本国的废旧金属回收利用。或设定在终端产品生产中25%的再生资源利用最低规则以促进本国废旧金属回收利用,并改变当前极低的废旧金属利用水平。并且,印度将设定废铜和废铝的利用规则以满足环保要求,提升终端产品的质量。但与此同时,印度或也将优化其废旧金属进口政策。目前而言,印度大概率会成为短期内逐渐代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废铜中转中心。

  欧盟委员会于2021年11月17日公布了《欧盟固废废物运输条例》的修订征求意见稿,该条例修订提出,未来将控制在欧盟内和向欧盟以外第三国的危险和非危险废弃物的进出口,以确保避免装运废物对环境和公众健康造成的潜在不利影响。此前,欧盟委员会希望减少向第三国出口用于回收和“其他形式回收”的废物,包括废钢、废有色金属等。此举旨在向循环经济过渡和实现《欧洲绿色协议》目标,新政将遏制向不符合欧盟环境标准的第三方国家出口废物,同时在减少碳排放和对原料循环利用并确保原料本土供应和自给方面将起到关键作用。欧盟是重要的废旧金属出口国,仅欧盟每年向中国出口的废铜就占据倒中国废铜进口的20%及以上,即超过了20万吨铜金属量。同时,欧盟也向其他国家出口大量废旧金属,预计若欧盟新政实施,或将导致欧盟废铜出口显著下降,预计会减少8000万吨废铜出口。

  我们在前期报告《碳中和背景下铜行业碳排放水平测算》中提到,废铜利用所节省的碳排放量主要体现在铜矿开采以及直接利用生产铜材两端,从全生命周期碳排放角度来看,与原生铜(矿山-电解铜)生产相比,以废杂铜为原料冶炼铜可以节能87%,与精铜制杆(铜精矿-电解铜-铜杆)相比,废铜再生直接利用生产1吨铜杆可以减少0.637吨碳排放,节能53%。因此,加快废铜循环利用是实现碳达峰目标的重要内容之一。

  2000年以来中国铜需求增速开始高增长,2000年至2003年制造业飞速崛起,2003年后制造业增速高位缓和但基建迅猛发展,随后2004年至2008年投资增速维持在25%左右的高位水平,直至2012年后制造业与房地产投资增速转弱。工业增加值在2001年至2010年的十年间平均增速达到了15%,2000-2010间汽车产量年均增速为24%。高速增长的2000年代为2020年代废铜释放周期的到来奠定了基础。

  不同产业与产品的铜生命有所区别,建筑业铜生命周期大概30-50年,电子电气等20-30年,非机械行业15年左右,交通运输和家电为10年左右,综合而言铜的生命周期平均为20年,我们认为2020年后十年中国废铜释放将面临高速增长期,2022年后年均废铜量增量将达到35-40万吨。

  海外废铜释放将更多的来自于美欧的基建重建,尤其是美国。美国公布一揽子基建计划,包括传统交通设施投资和建筑修建改造。具体安徽涉及高速公路、公共交通、地铁铁路、机场、水路和港口、住宅与商业建筑翻新、学校修建等。计划将持续80年时间。预计今后10年美国同样面临废旧金属释放的高峰期。欧洲于近期发布《2050净零战略》,包括鼓励发展热泵,在非住宅建筑中使用低碳替代能源用于供热和建筑脱碳等等。

  碳中和政策愿景将增加全球废旧金属利用以减少碳排放。同时,尤为重要的是,碳中和背景下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意味着全球电网设施的改造与重建。全球范围内废旧线缆的供应有望在今后的十年出现增加。

  最后,增加废旧金属的本土回收与利用将会对全球废铜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首先,废旧金属物流与运输自身不符合环境保护的要求与宗旨;其次,制造业从发展中国家回流意味着美国各国或将更加重视本土市场的原料供应;再者,从全球经济发展格局与结构来看,逆全球化迹象下,内循环或成为各国的普遍关注,这同样要求各国保障本国原料资源的回收、利用与供应,同时,全球范围内各国国内制造业重建将带来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的重启。

  诚然,中长期而言海外废铜及其他废旧金属的释放将面临放量期。然而,短期来看,废铜供应仍面临诸多问题:一是欧盟固体废物运输及出口控制政策的实施的可能性将令全球废铜供应面临总量宽裕但区域性结构短缺;二是作为中国重要废铜直接供应国的马来西亚随着废铜进口政策的趋严而面临着原有拆解和加工产能面临“无米之炊“,若短期没有其他国家承接马来西亚作为废铜中转国的角色,中国废铜/冷料供应将面临短期紧缺;另外,由于上半年价格高位,全球废铜库存释放,目前面临低库存格局;再者,我们在Mysteel铜杆团队近期报告《精铜杆加工费再创新高,精铜杆企业检修潮将至?》中提及,此前收窄的精废价差因近期电解铜升水高企,精铜制杆加工费高位而再度扩大,中国废铜使用偏好的再度升温将加剧再生铜短期供应偏紧格局。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2021-11-08三亚崖州湾科技创新创业大赛面向全球征集509个